江湖聊天室 江湖名人堂 江湖資訊 論壇精華 玩家風采 圖說江湖 常見問題 俠客檔案 江湖往事 江湖事件 江湖笑話

《俠客檔案》之永離塵情——無盡江湖路

現門派:游俠  2014.5月加入醉江湖

我有很多名字,多到不知道該如何提及,以至于當有人問起我是誰,會一片茫然。記得的跟不記得的,我已經衡量不出來了。
檔案什么對我來說是個黑歷史,嗯。
初入江湖的我是初二的小蘿莉,天涯浪子的緣聚江湖。就記得一句緣聚江湖,緣聚廈門。被妹妹勾引進來的,第一次上網就貢獻給江湖,這是個悲劇。印象是這里的怪大叔太多,把懵懂無知的我帶上了色魔榜,昏。然后被怪大叔們嚇跑了嘻嘻。
唔,再來又被另外的妹妹拐進一個忘記叫什么的湖了,不小心入了個叫水晶之戀的門派。很幸運地女掌門不知為何被封殺,接著全派被追殺,就被蹂躪啊威嚇再威嚇啊蹂躪,太兇殘了,兇殘得我終于退派了還激發詩性寫了一首《夢易碎》發上了江湖論壇。這下可不得了了,版主大人慧眼識珠給我上了推薦,從此走上了不歸路。結果我還沒盡興呢,那里就倒了,阿彌陀佛。
你問我怎么一直沒有提到自己的名字,我很坦然地告訴你中二的我取名不可說,說了我會人生陰暗不可自拔。
接下來要提到一個叫俠客江湖的地方,站長叫小白。遇到了好多人,時隔多年依稀記得的人,弟弟燈火闌珊,大姐恬妞,二姐冰清玉潔(以前叫冷?冰心,忘記了),妹妹冰雪飛兒,晗,幽姝,還有我不知道會與之糾纏很多年的狂霸如風,以及那成為我當時陰影的傲骨霸刀。那時我叫冰璇幽兒,待在幽姝的夢初幽夢。發生了好多狗血的事,現在想來我都不好出口,卻也是在這里我才真正踏進了江湖吧。后來都散了,再后來就剩下一個人了。
獨自摸到了神劍江湖,站長是神劍再現,殘劍和寂寞王子是副站。剛開始自己一個人亂晃,在這里第一次買了江湖會員。說起來挺好笑的,那時我初三,沒去過銀行也沒身份證,是把錢放信封里寄去站長留著的地址,真是有夠傻的。有過幾個名字,幽清依郁,依雪心,夢境碎片,還有為了紫若幽然而改的紫璇幽兒。那個和我在江湖上對背陋室銘的妹妹紫若幽然,她喊了我好久的姐姐,到后來她才曉得比我大哈。另一個古靈精怪的妹妹經常改名,我叫她心兒,一直囔著要娶我,遇到她后我才知道還能這樣的,三觀遭到了嚴重的刷新……也是第一次和江湖中人通電話,被心兒纏得沒辦法,結果她說我的聲音和她一個討厭的人很像,玻璃心碎了一地。相識了一些人,也忘了一些人。姐姐快樂回憶,后來認識的哥哥跡痕跡,最終陌路的霍靈,最后追來的狂霸如風當時的櫻空釋。突然有天江湖變了,等級上了150的非會員被禁止登陸,紫若沒法上來,終于我也走了。
一路走,一路悠晃,很多地方去了再離開也沒記住,也路經仙劍江湖幾次就是沒留住。直到如風開了江湖,我過去了。那是段分分合合的歲月,放肆地輕狂,我編織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,筆墨盡染。讓我懂得了愛,為何沒法護我一塵不染,放任我癲狂,任我沉淪。什么時候起江湖成了一場無涯的生,那個叫彩云之南的江湖,后來發神經改成哇南的江湖。幽幽幽幽幽幽,那么多人喊我幽幽,莎蔓兒,紫夢飛舞,冰蝶兒,海洋天使,狂沙亂嘯,冰川飛羽,靈尋,古城遐想,飄渺。我還是冰璇幽兒么?總是會被替代的,還記得那個名字,櫻花淚兒。我多么想素衣如容,只為一人素衣如容。
懷念離開后那段日子,我,蔓兒,狂沙外帶一堆人。我們搗蛋,我們惹禍,狂沙一路做苦力哈。我的蔓兒,最快樂的一段時光是你帶來的,沒有煩惱,無傷也無憂。可惜,那是短暫的,狂沙離開了,我的蔓兒快樂不起來了。沒有誰會為誰永遠停留,哪怕那個說再也沒有人會比我更愛你的人。
仙境江湖,我叫一樹煙然,誰也沒認識,入了茗樓,沉默了一路的江湖。因為一個名字終于踏入了仙劍江湖,接著知道了一個叫凝然成冰的女神。我是不教花瘦,為了一睹女神風采進了染塵,奈何我只是看著女神的名字發呆,于是再也沒有然后了。
仙劍江湖對于我而言,是從急景凋年開始的。碰巧娑羅織的紅袖招開張,一時興起就加入了,認識了叫岸芷汀蘭的妹子,后來的畫上眉兒,這也是個糟糕的開始,她把我帶上了一條不歸路。一入腐門深似海,從此良知是路人。最讓我咬牙切齒的是,她對此毫不負責,默默流淚。哦,她還是我師姐,一起拜了個坑爹的師父,葉輕塵(這絕對是黑歷史)。一開始關于仙劍江湖的一切我是茫然無措的,荷后來的出現簡直是光芒萬丈的,我第一眼見到她似乎叫盛世煙花,她是我每次一見就已換名的女人,從未真正記住她的名字,論壇上的孟婆。還有后來跟著畫上眉兒去過火簾洞認識的娘子,颯秋靈,現在已成女王的靈兒。小氣的催化劑,一直被靈兒喊蟋蟀的伴花落,等我成了空意遙,終于出現的斷劍為誰。我的江湖路糾葛不斷,理還亂了。去過陌菊軒,抓到一只修羅影,也曾離開,把號交給催化劑。還是走不開,回來之后去了狼族聯盟,如果澈影未徹不成后來的修羅影,一切會不一樣么?陌上桃花,這個名字我記得很深,我們初識并不愉快,太鮮艷的顏色,晃得我眼暈。直到白云不一樣的色彩,我還是落入了陷阱,我想護著這么一個人。還依稀記得在仙劍曾寫一文章提到我太過冷情傷過她的心,其實我看著光影天使從哇南到了仙境,看著不記來時路從仙境到仙劍,最后看著白云深處到了即墨。哪怕我再淡,也想看著桃花在枝頭燦爛。陷于感情漩渦的我還是離開了,我永遠成不了魂相契,護不了任何人。
蔓兒找到了我,她一直在找我,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我對一個人真的這么重要。哪怕不想面對,哪怕始終介懷,還是去個那個地方,如風不斷重開的地方。有些人還在,有些人還是不一樣了。紫夢海洋飄渺,改成翰海雄風的冰川,再也回不來的狂沙,一次又一次,說好你在哪我就在哪的淺舞,我從莫容情成了薄暮娑祭再到遠殊蕭艾,再也回不到冰璇幽兒。我卻又虧欠了一個人,重劍無鋒。那個我說什么就是什么,那個無怨念陪著我改名的美少年,我心情不好會笨拙地給我講笑話,我要什么會默默去做到,為了能和我多說上話就去看了霹靂布袋戲的人。我負了他。
我常常在想什么是江湖情緣,為什么能十幾年如一日,也為什么一朝一夕能讓人念念不忘,還能虛幻得讓人不想夢醒,永遠成不了的真才如此格外的惑人。醉江湖能醉得了一生么,我不曉得。直到這刻我才寫了檔案,不是聞弦聽己,不是眷然顧之,不是赦天琴箕,而是永離塵情。
染染,蔓兒,阿盞,桃花花,山朵朵,以及離開的師父倚秋風。江湖路,是一條漫長的鑄心之路,愿此路一往無回。

文章關鍵詞:仙劍江湖 神劍江湖 醉江湖

  永離塵情    慕容二喜

關于江湖 | 江湖公約 | 免責聲明 | 聯系我們 | 江湖社區

版權所有:楚天江湖網  世紀江湖 之 醉江湖   站長:柒劍  技術支持:阿里云  江湖美工:柒劍

網站地圖  備案序號:閩ICP備11022778號-4  Copyright:2012-2018   www.64341465.com

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